司徒辰看完了所有的數據才明白,原來這個江燁,竟然也是麥庫林家主的兒子,而江母,曾經是他的秘密的情人,在他們生下江燁之后,麥庫林看重他的資質,想讓他接手他的全部生意,并且讓他將整個

    華、夏納入囊中,所以重點培養他,但是江燁那是卻迷戀上他們家里一個拉小提琴的仆人的女兒。他一氣之下,將那個女孩當著江燁的面給殺死了,而且狠狠威脅江燁的母親,告訴他,如果他不聽話的話,下一個死的就是她的母親,后來江燁便使計謀帶著江母從美國逃了回來,并且為了擺脫麥庫林的

    控制成立了他的黑道組織。

    “真是悲劇的一生!”刑貝寧嘆聲說道。

    司徒辰不可置否,沒想到這一切居然又跟麥庫林家族有關,看來,上次他給他們的打擊還不夠大,既然如此,他不介意讓他們整個家族消失。

    隨后,司徒辰又在江燁的電腦里發現了一份證實了他想法的記錄名單。

    原來,江燁要求他的特工將他們殺的人每一個人的名字都記下來,而在黃鶯那一欄里,赫然有邢建軍的名字在內。

    司徒辰將這份名單拿給刑貝寧看,惹得刑貝寧又是淚流滿面,不過,那個南樂,已經死了,也算是給她的爸爸報仇了。

    刑貝寧和溫飛白獲得了天籟之聲的冠軍,但是讓人們奇怪的是,這兩個冠軍在比賽后似乎都悄然無蹤了,沒有新聞,沒有通告,甚至連張最新的照片都沒有流傳出來,被媒體稱為歷屆最奇怪的冠軍。

    其實這怪不得她們,因為司徒辰害怕夜長夢多的緣故,讓刑貝寧在家里休息了兩天之后,直接帶著她見了家長,并且直接將結婚提上了議程。

    司徒昊和簡云薇作為非??韉母改?,自然不會反對,尤其是刑貝寧這樣的女孩,更是讓他們心生歡喜,因為連一向不跟陌生人親近的司徒苡都跟她親熱的不行。

    而刑母更是不會有什么問題,對司徒辰滿意的很,兩家人一起吃了頓飯,就將他們的婚事商議了下來,直接忽略了他們兩人的意見。

    司徒辰的小別墅內。

    刑貝寧撅嘴表示不滿,她的事業剛剛開始,她不想中斷,司徒辰擁著她的蠻腰,心滿意足,在她耳邊說道:“那我們就先訂婚,等你想結婚的時候我們在結婚好不好!”

    他已經確定了她是他的人,她這輩子都別想跑掉,晚結婚兩年又能如何。

    刑貝寧喜出望外,“真的?”

    “當然是真的,不過,我有個條件!”司徒辰的語氣忽然變的曖昧,甚至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刑貝寧的耳尖,讓刑貝寧忍不住渾身打哆嗦。

    “什么條件!”刑貝寧問道,她就知道,司徒辰沒這么好心,這么輕易的放過她。

    “就是時時刻刻得讓我吃飽了!”司徒辰一說,另一邊大手已經不安分的拂撫上她的后腰。

    刑貝寧原本還納悶說時刻讓他吃飽了什么意思,但是配上司徒辰的動作,她立刻秒懂了他的意思,耳朵尖便立刻紅了起來,這人,真是不要臉。

    正想要脫離他的懷抱的時候,司徒辰卻沒打算讓她得逞,直接將她扛了起來,扔到了臥室內柔軟的大床上……

    半晌之后,刑貝寧氣喘噓噓,慵懶的依偎司徒辰的懷里,而司徒辰也帶著饜足的神色,緊緊地抱住她,覺得這樣的生活十分美好。

    “對了,這兩天小苡一直問我,有沒有看到溫飛白,奇了怪了,溫飛白到底去了哪里,你怎么也不幫忙找找!”刑貝寧忽然對著司徒辰說道。

    “不用找,那小子死不了!”司徒辰隨口說道。

    刑貝寧的小手便捏上了司徒辰腰間的軟肉,“你自己這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我們天天濃情蜜意的,讓小苡干看著也不是辦法??!”

    司徒辰一個翻身,再次將刑貝寧壓在身下,“剛才求饒說累的不行了,現在就有精力管別人的事情,我看你一點都不累!”

    “別別,累,我很累!”刑貝寧立刻說道,但是為時已晚,她只能再次被司徒辰拆分入肚。又過了半晌之后,刑貝寧已經累的連話都不想說,司徒辰卻興致勃勃的告訴他,溫飛白被他扔到軍隊里訓練去了,想要跟司徒苡在一起,怎么找也得有?;に妹玫哪芰?,什么時候合格了什么時候才讓他

    出來。

    相比較刑貝寧這邊的甜甜蜜蜜,姜欣悅現在正處在水深火熱之中,比賽完了之后,她聲名狼藉,只好跟選擇跟鄧昊低調的完婚?;楹蟮牡詼?,鄧昊接受姜氏公司總經理一職,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就將姜氏搞成了一個空殼子,但是就在他以為自己的愿望就要達成的時候,司徒辰突然出手,將姜氏和他之前一起謀算的姜氏的公司

    給買了下來,并且是以一種極低的價格,因為他有他們的把柄在手中,若是他們不賣的話,就只能等著坐牢。隨后,司徒辰一腳將鄧昊和姜家踢出了局,而這時,姜欣悅和鄧昊才知道一直護著刑貝寧的那個神秘的男朋友是誰,但是世界上沒有后悔藥的,姜家縱然恨死了鄧昊,卻也無可奈何,鄧昊的如意算盤在關

    鍵時刻落空,一無所得,反而天天面對姜氏一家,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從此墮落不堪。

    麥庫林家族直接和護龍閣組織展開了激烈的斗爭,不管是明面上的生意,還是暗地里的爭斗,在美國沸沸揚揚鬧了一段時間之后,麥庫林家族徹底的消失。

    于樂則被司徒辰直接簽在了華、夏旗下的經紀公司,做主播事業,發展的紅紅火火。一個月后,消失了一個月的刑貝寧忽然攜帶著她的新專輯也是她的第一張專輯出現在大眾的視線里,正式進軍歌壇,專輯里的歌已一經發布,便獲得了大眾的喜愛,并且以龍卷風的形式橫掃歌壇的各個獎

    項,并且成為國內最知名的雜志百瑞的代言人,成為了有史以來歌壇里最為耀眼的女星。一年后,刑貝寧便獲得了天后的寶稱,成為了歷史上最年輕的歌壇天后,同年九月,刑貝寧宣布嫁入司徒家,但是不放棄自己的歌唱事業,引來無數的震驚,紛紛覺得刑貝寧的人生像是開了掛一般,順遂

    的讓人嫉妒。

    來年三月,刑貝寧和司徒辰舉辦盛世婚禮,讓全城的人都見證了他們的幸福。

    婚禮上,他們深情相對,宣讀著自己的誓言?!拔以付閱慍信?,從今天開始,無論是順境或是逆境,富有或貧窮,健康或疾病,我將永遠愛你、珍惜你直到天長地久!”